二英立

【双孙】我这祖传的龙抬头!(1)

封白:

*是孙杨和孙翔
*私设与ooc与狗血与文废
*我猜是三发完结
*不管几发关键是有没有人看……


——正文——
六月中旬。
刘小别的活力丝毫没有受到炎热天气的影响,居然还有闲心搞七期聚会。
据他自己说还准备在奥运会找哥几个熬夜看比赛。
热情高涨啊。
你说这电竞也是体育运动,就是和踢球跑步游泳啥的区别有点大。宅男如别哥,时常健身还是瘦条条的,每每见电视上的运动健将肌肉健硕,嫉妒的火花简直可以照亮微草堂。
孙翔能好点,大概是个高腿长,瘦归瘦,但是看着比刘小别结实多了 。


孙翔不情不愿地去N市参加七期聚餐,从轮回宿舍出来就带了个人,连脑子都没带,下了车才发现没带钱包。
司机被他打败了。
孙翔说我有一叶之秋的签名你要不要,抵车费!
司机说:“不要,你那签名值几个钱?孙翔我不知道,孙杨的还差不多。”
啊?谁?
孙翔卡壳了一下很快想起来。
“哦哦哦奥运冠军啊!那是挺了不起的。”
“不过难保哪天翔哥也拿个世界冠军啊。”
最后孙翔留了江波涛的手机号,叫司机找这个人给他转账,司机这才将信将疑地放他走。


其实……唐昊刘小别他们转移了阵地,直接去了另一条街撸串。给孙翔打电话,这二货又一直不接。犯不着那么一堆人等他一个,这么大个人也不至于丢了吧,得了别管了。
孙翔来到聚会地点,一个挺适合年轻人聚会的概念酒店。
卧槽应该在哪间来着……孙翔忘记了,门口又没人接他,手机也没带,只能问服务员。
服务员看着这墨镜口罩全副武装的家伙,问:”先生叫什么?”
孙翔。
这货大大咧咧地自报家门了,自以为反正戴了口罩了怕啥。
大厅有点闹哄哄的,门口都是车喇叭声,孙翔依稀听见服务员嘟哝一句,原来不是呀,这么矮。
孙翔这基本俯视全联盟的身高,第一次被人说矮。


他按照服务员给的号码,走进了这家酒店最大的包厢。
此时人都差不多喝得开心了。一个喝飘了的瞅着一个大个子进来,也没仔细看是谁,上去就搂住给他塞了一罐啤酒。
“哥们儿就等你了啊!赶紧自罚三杯赶紧的!”
孙翔渴死了,扒开罐儿就开始喝。
喝完他觉得有点儿奇怪。
你谁啊?他想问来着。但是七期人挺多,他由于一直出类拔萃,除了几个厉害的诸如刘小别唐昊邹远啥的也没怎么在意过同期的人,他吧人缘又差,一听这家伙说就等他了,居然有点感动。
感觉以前那些不受待见一下子都不在乎了。
于是孙翔开心地喝了三杯。
他酒量还行,但这是相对叶修说的。职业选手要少喝酒,以防对神经和身体造成影响,所以孙翔也没练过。
孙翔不是一杯倒,他这是三杯倒。
三杯喝完,晃晃悠悠往沙发上一倒。
这位仁兄看孙翔倒了,一下子后背一片冷汗,这快到奥运会了,别喝出什么乱子来。
孙翔迷迷糊糊感觉身边围了好多人。
听到旁边有个人说:完了你把他灌倒了……会不会出事啊。
“怕啥才三杯,他们这行身体好着呢。”
孙翔心里神志不清地反驳,天天坐电脑前打游戏好个屁。
“翻过来翻过来。”
“卧槽这谁啊。”
你翔哥我都不认识啊。
“卧槽这么小,成年了吗?你会不会犯罪啊!”
“成年了吧,看着有二十了。”
“哎哎,孩子,你谁啊?”
孙翔嘴巴都没动地哼哼两声:“……孙翔……”
“看来是来找杨哥的?”
“他队里的小鲜肉?”
正说着,门开了,门框里卡着棵大白杨。
那可不就是卡在门框上,目测两米的身高一览众山小。
“杨哥!”
“杨哥来了!”
“哟,就差我啦?”
这可不正是孙翔在出租车上,司机给他提过的孙杨。
“那可不,不过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你们小朋友的事情吧。”
“啥小朋友?”
孙杨望去,沙发上窝着一个大长腿的男孩儿,好家伙,腿真长。
他这么猛一看,觉得快有自己的腿长了。
脸生啊。哪儿来的?
众人面面相觑,这貌似就是来找你的,你问谁去?
“找我的?”
“对呀,问他他就一直喊你名字。”
大白杨一脸懵逼。
那位把孙翔灌趴的哥们俯身拍拍孙翔:“醒醒醒醒,问你啊,你是不是找孙杨?”
“……?”孙翔炸着一头乱毛,不清不楚地和他干瞪眼。
得,懵了。
孙杨揪着领口扇风,道:“先等等,有没有啤酒?渴死我了!”
有人塞给他一瓶矿泉水。
“啧,拿酒拿酒啊!这大夏天的。”
“别,你这小朋友已经醉倒了,要是等会儿你也倒了,我们估计要被查水表了。”
“你在鄙视杨哥的酒量吗?”
同学暗暗吐槽孙杨还真是擅长抓重点,所以这到底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啊。
“真没有,运动员还是少喝点酒,你最近不是要比赛了嘛。”
孙杨翻了个白眼,扭开瓶子咕嘟咕嘟地喝,转眼就下去大半瓶。
然后他扭头看看沙发上的孙翔,不禁有些头疼。
“讲真,我真不认识他。”孙杨不耐烦地说道。
“人就说是来找你的!”
“我也是把他当成你了,才敬酒的,想不到这两三杯的就倒了。”
孙杨一屁股坐在孙翔身边,再次把人拍醒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找谁的?我不记得见过你啊!”
沙发太软,头要陷下去了,正不舒服着呢,孙翔感觉身边有条特别长的大长腿,就爬过去抱住枕着。
“你!!我x!”孙杨甩了甩腿没忍住爆了粗。
努力平心静气,又问他一遍:“你认识我不?”
最好是不认识。孙杨可不想惹这么一米八几一个大麻烦。
但是孙杨也知道不太可能不认识,和自己长着一张脸还能有这么大高个的,放眼中国应该没有第二个人。自己又是个奥运冠军……
回答他的是这小子手脚并用扒住他的腰,抱住,并用估计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,说道:“不认识……”
不认识你踏马抱上来干嘛?!
而且你还不认识杨哥?你居然不认识杨哥?!
孙杨火冒三丈,猛地揪住趴他腿上这货的领子:“你!!”
孙翔的爪子比孙杨的话快,啪地一巴掌拍到了孙杨两腿间的某不能描述部位:“闭嘴!看我豪龙破军!”
“……”
“嘿,翔哥就是屌……”
“……”
孙杨脸黑得不行,周围几个朋友努力憋笑。
猛地这家伙又是一怼:“龙抬头!”
妈的龙抬头你妹!你再怼真的要龙抬头了!你敢让杨哥出这个丑!
孙杨一把抓住这只妄想使出龙抬头的手,扔到一边去。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好了。
那只手突然又是一拍,这回拍到了孙杨的大腿上。
“龙回头!嘿嘿……你个傻逼……”
孙杨怒目圆睁,那表情看起来真是恨不得立刻把这傻逼摔到地上去。但是这两年他尤其懂得注意在外面的形象,不该做的动作万万不能做——难保这里不会有想坑他的人,真摔了明天网上说不定就都是孙杨打人的新闻了,于是他把埋在他腿上睡大觉的人翻过来:“别睡了!醒醒!”
他醒不过来,事情就解决不了。
然而这人已经睡死了。
睡死的人又翻了个身,依旧是脸朝下埋腿。


话又说回来,说起龙抬头,你杨哥玩得比你六,辣鸡。
不过龙回头是个啥……咋游?
——鸡同鸭讲,对牛弹琴,大抵如此。


本来今天是孙杨的同学聚会,正好他即将参战奥运会,大家伙合计顺便给他加油打气。
结果由于服务员的耳背,孙翔变成了孙杨,闹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笑话。


大家给孙杨出主意。
“杨哥,别管了,这人是讹你吧。”
“不行不行,万一要是不管了,他回头冲媒体一渲染,那成什么了。”
“杨哥不是不认识他吗?”
“这事不是杨哥说了算的,这小子说认识,那就是认识,这小子说不认识,那也是认识。”
“杨哥本来就有过负面新闻,这大赛当前,捣出什么事来还了得?”
孙杨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。
杨哥怕事?杨哥什么时候怕过!想讹我来一个我收拾一个,来俩干掉一双。
“我是那种怕事的人?我孙杨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!”
杨哥狂劲儿上来了,老同学们都耸耸肩。就孙杨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,搁一般人早被收拾几百遍了,但是孙杨不一样,他狂那就是一本正经地狂,好听点叫张扬,不好听了叫犯蠢。
关键是,实力强啊……
“那这哥们儿……”摸过他身上,手机也没有,身份证也没有,总不能扔这吧。
“我带酒店先凑合一晚算了。”
一个老同学皱眉倒:“你不怕被人看见了做文章?”
孙杨愣了一下:“俩男的开房也能做文章?”
众人齐齐摇头说,不能不能。


孙杨来因为队里的训练,来的挺晚的,本来只是想过来喝两杯,现在酒也不让喝了,那就撤呗。
大家给他祝了奥运会凯旋,就差不多放他走了。
“等等”,人群里冒出一个话不多的眼镜宅男,“我看他这么眼熟呢!特像那个……那个打荣耀的职业选手叫什么来着……”
孙翔!突然他福至心灵他想起来了。
可这位宅男他是叶修粉,于是他选择了不说出来。
“总之大概是个有点出名的电竞选手,貌似性格和杨哥挺合得来的,放心吧,应该不会纠缠。”
孙杨了然,点点头把沙发上睡死的人扛起来,就像在抗一袋大米。
大米难受地哼唧两声,孙杨不爽地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。
宅男望着他们的背影都快笑死了,看看吧孙翔,叫你尝尝什么叫一山更比一山高。对着孙杨,我看你还怎么狂。


——tbc——
翔翔要越级挑战了(。

评论

热度(155)

  1. 二英立封白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