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英立

《微爱》张鲁一:笑叹理想主义的死亡

曾念群:

《微爱》张鲁一:笑叹理想主义的死亡 - 曾念群 - 老曾的博客


 


      总觉着顾长卫的《微爱》不会仅只是个妥协市场的喜剧,当张鲁一饰演的黄小瓜提着菜刀冲进酒店,然后以一句“你别潜规则我女朋友了,你潜规则我吧”收场时,我瞬间明白了,这是一个关于理想死亡的故事。换了冯小刚,这事就是穿制服的葛优相送姜文,临了不忘嘱咐他出去重新做人(《有话好好说》)。换做是姜文,就是小房子在天鹅绒的浮想中突然被插播的那记枪响(《太阳照常升起》)。老板跟老板之间分享女演员的事时有,为了个女朋友就让制作人开瓢的小演员迄今未闻。顾长卫要的不是血性,而是揶揄娱乐圈的柔软,像是一根挺拔的香蕉般的柔软。


      《微爱》中的三猥男,怀抱同样的理想,分工却是分明的。陈赫负责在迷失中找回自我,曹璐负责理想的妥协与背叛,张鲁一负责理想主义的死亡。黄小瓜之死,像是坏了开关,无法在理想与现实中换频,他抛开现实,死于理想,终于艺术。这样的结局,似乎与开篇那个勇于作践自己的黄小瓜天上人间。当影片还没有进入主旨,停留在娱乐的表层时,黄小瓜是娱乐的,作贱的,甚至令人耳边浮起《河东狮吼》旋律:“来来,我是一根黄瓜,呱呱呱呱呱呱……”。娱乐的袍子之下,就像是《无极》里的刘烨,袍子一掀,是理想之躯的灰飞烟灭。其实当黄小瓜说出那句“你潜规则我吧”之时,他的人格就已经死亡,他畸形地追逐投资大姐时,他的理想已成为行尸走肉。


       当今的娱乐圈大抵就是这么个样子。演员除了本职工作,还要为追求有个本职工作而努力奋斗,为此陪吃陪喝陪睡陪吸不在话下,牺牲人格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功夫都花在了戏外,留给表演的精力自然是樯橹之末。张鲁一化身的黄小瓜更甚,一个没钱没资历没背景没势力的未上线演员——连五线演员都不是,成天与小伙伴以梦为马,为了扎项目自我催眠,一个个把自己都整成了傻逼兮兮的贱男猥男,好不容易把小盘子做大,眼看要成为过亿投资大电影的男一号,哐当,被踢出了局。黄小瓜卖房整话剧这事,即是执着亦是犯傻,然在影视圈并不鲜见。我们《青年电影手册》第六辑采访了100位华语电影导演处女作的诞生,不少导演都有过抵押房子投资拍戏的经历。


天台排练的戏,与舞台实景切换,黄小瓜终于做回了他的演员。可一入戏,就再也没能够出来。黄小瓜回归到他的角色中,或者说躲进了他的角色中,只有表演的疯狂,再无现实的天台与世道的险恶。有人说在喜剧里突出死亡过于沉重,会冲淡喜剧本身的酣畅,可这是顾长卫的喜剧,疼痛的喜剧。无需否认顾长卫《微爱》的妥协,但这个妥协中依旧残存着他倔强,黄小瓜在如雪的鹅毛中的下落,同时也是导演自己艺术之路的一个体验。而黄小瓜,作为一个演员,一个在现实中找不到出路的小演员,他只能以这样理想主义的方式告别。故事至此,再回首黄小瓜是否失身于欲上他女友的广告男老板,或是投资电影的女老板,已无关紧要,黄小瓜抛出的这些个笑点,最后都落地成了痛点。


      我一直搞不懂张鲁一的实际年层,他可以在《微爱》里跟小屁孩状的陈赫、曹璐称兄道弟,一起卖萌甩贱范二无极限;也可以在《娘要嫁人》里与我的女神蒋雯丽眉目传情,试图成为四个孩子他爹;还可在《火线三兄弟》中化身心狠手辣的日本特高课课长,向张涵予、黄渤和刘烨齐齐发难;他昨天还是《红色》里还是高冷与睿智的徐天,今天却是《微爱》中人至贱则无敌的黄小瓜。以前总觉他身上有一股弱弱的文青气质,现在看来,让他上威虎山耍土匪流氓也不在话下。张鲁一的可塑性让我迷失了对他的估量与判断,大许这就是一个好演员该有的吧。


比照《微爱》中戏中戏部分的话剧,让我想起张鲁一8年前自导自演的话剧《与空姐同居的日子》,那时候的张鲁一仅只在蒋雯丽领衔的《玉卿嫂》中饰演过一个配角,想必这黄小瓜身上,满满都是他自己追梦的倒影。

评论

热度(10)

  1. 二英立曾念群 转载了此文字